东北证券16亿元本金踩雷质押 去年资产减值损失增2倍
发布时间:2019-04-12 16:38 \\ 作者:明日财经_明日经济网_中国经济信息联播网_传播现代经济信息 \\ 浏览次数:7982

东北证券(000686.SZ)4月10日晚间表露了2018年业绩。公司2018年实现业务收入67.80亿元,同比上涨37.4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01亿元,同比降落54.8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常常性损益的净利润2.50亿元,同比降落61.43%;运营运动发生的现金流量净额-7.15亿元,同比降落115.89%。 


  东北证券2018年度利润分派预案为:以公司停止2018年12月31日股份总数23.40亿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送现金股利1.00元(含税),共计派发明金股利2.34亿元。 


  停止4月11日收盘,东北证券报10.21元,跌幅3.59%。 




  2018年,东北证券主业务务分种别状况中,证券掮客营业、投资银行营业、资产治理营业、信誉买卖营业四类营业业务收入较上年同期均有所降落。 


  申报期内,东北证券证券掮客营业收入为6.86亿元,同比降落21.40%,业务利润率同比降落17.90个百分点;投资银行营业收入为1.93亿元,同比降落40.84%,业务利润率同比增进8.14个百分点;证券投资营业收入为8.11亿元,同比增进82.85%,业务利润率同比增进3.43个百分点;资产治理营业收入为8495.58万元,同比降落59.21%,业务利润率同比降落174.65个百分点;信誉买卖营业收入为9.77亿元,同比降落3.67%,业务利润率同比降落17.05个百分点。 








  关于业绩降落的起因,东北证券在2018年业绩申报中并未明白阐明。只在年报中示意,2018年,受二级市集低迷和买卖佣金继续走低的双重影响,行业掮客营业收入呈现较大幅度下滑;A 股市集股指下滑,对冲东西不够,权利类自营投资收益不现实;资管新规对行业影响严重,资管营业加快向自动治理转型,自动治理才能差别导致券商资产治理营业收入分化;一级市集刊行考核趋严趋缓,IPO 数目缩减,投行营业承销收入下滑;新三板营业挂牌企业数目负增进,做市营业呈持续收缩态势;债券市集行情继续向好,牢固收益投资获得较好收益;信誉买卖营业范围收缩,收入有所下滑。 


  2018年,东北证券资产减值丧失为6.81亿元,同比增添 194.80%。东北证券示意,首要是因为市集稳定影响,本期计提可供发售金融资产减值丧失及股票质押回购减值丧失所致。




  营业方面,2018年东北证券杀青股权融资项目3家。此中,杀青IPO项目1家,杀青增发项目2家。2018年,东北证券股票承销派别排名并列第24位,IPO承销派别排名并列第25位。 


  2018年,东北证券董事、监事、高级治理职员报答共计2277.94万元,有11位高管年薪超百万,此中副总裁董晨年薪最高为339.89万元。 


  别的,董事长李福春年薪193.24万元;副董事长、总裁何俊岩年薪194.07万元;监事长杨树财年薪188.44万元;副总裁郭来生年薪146.94万元;副总裁、首席危险官王安民年薪146.76万元;副总裁、财政总监王天文年薪146.81万元;副总裁梁化军年薪212.96万元;合规总监王爱宾年薪139.27万元;副总裁李雪飞年薪100.46万元;副总裁张兴志年薪146.70万元。 


  申报期内,东北证券不存在《深圳证券买卖所股票上市规定》中要求表露的涉案金额超越1000 万元且占公司近来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相对值10%以上的严重诉讼仲裁事故。2018年,东北证券新增超越1000万元的诉讼仲裁事故共5起,触及本金16.06亿元。 


  第一宗诉讼触及本金5亿元。东北证券诉阙文彬、何晓兰、四川恒康倒退有限义务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条约纠缠案。2016年8月1日,公司与阙文彬签署《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营业协定》及相干买卖协定书,阙文彬以其所持有的恒康医疗团体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219)9887万股股票提供质押,向公司融入资金5亿元,购回买卖日期划分为2018年1月30日和2018年2月13日,购回利率为年利率6.3%。何晓兰作为阙文彬的老婆向公司出具了《配头申明书》和公证书等文件,四川恒康倒退有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恒康倒退”)与公司签署了《包管条约》和介入还款的《协定书》。条约到期后阙文彬未按商定购回股票、归还本金,公司因而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并提出财富顾全请求,法院于2018年2月13日备案受理。 


  第二宗诉讼触及本金1.5亿元。东北证券诉山东玖龙海洋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山东海益宝水产股份有限公司)案。2014年,公司与山东玖龙海洋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原名山东海益宝水产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海益宝”)签订《框架协定》、《承销协定》,商定公司承销山东海益宝私募债券,存续期3年,刊行范围1.5亿元,刊行利率8.3%。公司作为拟刊行债券的承销商,为山东海益宝本次刊行出具了定向回购函。债券刊行完毕后,山东海益宝应依照债券存续年度向公司每年领取财政参谋费555万元。山东海益宝的实际管制人范立强、包管人海阳隆重房地产开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阳隆重”)提供连带义务包管包管,同时范立强还提供了其所持有的山东海益宝的股权作为质押包管。 


  2016年9月,原山东海益宝私募债持有人以为该债券存在偿债危险并要求公司履行债券定向回购任务。公司全资子公司东证融达投资有限公司过程市集买卖全额购置了山东海益宝私募债券并成为实际持有者,持有1.5亿元债券份额。 


  山东海益宝私募债券于2017年12月4日到期,山东海益宝出具状况阐明,无奈定期领取到期本金与利息。同时,停止2017年12月4日,山东海益宝应对公司三年财政参谋费共1665 万元尚未领取。 


  公司于2018年1月划分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主张财政参谋费1665万元和私募债券本息共计1.6245亿元,并请求财富顾全。法院已轮候查封山东海益宝名下52处海疆应用权(含典质给公司的2处海疆应用权)、4处地皮应用权、3处屋宇全部权、其持有的天下中小企业股份让渡系统挂牌公司海益宝水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 6804.71万股股权及海阳隆重名下的三处地皮应用权。 


  第三宗诉讼触及本金0.67亿元。东北证券诉金龙机电股票质押式回购条约纠缠案。2017年6 月14日,公司与金龙控股团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龙控股”)签订了《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营业协定》及相干买卖协定书,金龙控股以其持有金龙机电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300032)1162.80万股股票提供质押,向公司融入资金6690.00万元,购回买卖日期为 2018年6月13日,购回利率为年利率6.2%。2018年4月24日,金龙控股向公司局部购回并归还本金690万元,排除质押股票1股。条约到期后,金龙控股未能按商定履行其余回购任务。2018年8月3日,公司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并提出财富顾全请求。 


  第四宗诉讼触及本金3.89亿元。东北证券诉张永侠、王民、吉林利源精制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条约纠缠案。2016年5月19日,公司与张永侠签署《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营业协定》及相干买卖协定书,张永侠以其所持有的吉林利源精制股份有限公司(股票代码:002501,以下简称“利源精制”)9450万股股票提供质押,向公司融入资金3.89亿元,购回买卖日已宽限至2019年2月1日,购回利率为年利率6.5%。王民作为张永侠的配头向公司出具了《配头申明书》和公证书等文件。张永侠自2018年6月27日起未按商定领取利息。 


  2018年4月24日,公司与王民、张永侠签署《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营业协定》及相干买卖协定书,王民以其所持有的利源精制(股票代码:002501)2500万股股票提供质押,向公司融入资金8000万元,购回买卖日期为2018年10月22日,购回利率为年利率7.2%。王民自2018年6月27日起未按商定领取利息。 


  2018年7月2日,公司就上述王民2500万股股票质押违约事故向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2018年7月31日,公司就上述张永侠9450万股股票质押违约事故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 


  第五宗诉讼触及本金5亿元。东北证券与 RAAS CHINA LIMITED(莱士中国有限公司)、HOANG KIEU(黄凯)、上海凯吉收支口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条约纠缠案。RAAS CHINA LIMITED(莱士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士中国”)系上市公司上海莱士血液成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莱士”,股票代码:002252)股东。2016年5月3日和 2017年7月2日,莱士中国与公司划分签署了《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营业协定》及相干买卖协定书,莱士中国以其所持有的上海莱士(股票代码:002252)3183.10万股(后因上市公司进行送股,质押股票变换为5729.58万股,于2017年6月27日局部解质押736.58万股后变换为4993万股)股票提供质押,向公司融入资金5亿元,后该笔营业经宽限购回买卖日期为2018年7月3日,购回利率为年利率6.4%。HOANG KIEU(黄凯)(以下简称“黄凯”)、上海凯吉收支口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凯吉”)与公司签署《包管条约》,二者为上述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项下的所有债务,包罗本金、利息、违约金、补偿金、实现债务的用度(包罗但不限于诉讼费、财富顾全费、评价费、拍卖费、状师用度等)提供连带义务包管。 


  2018年7月3日,该笔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到期,莱士中国未进行购回买卖领取本金,形成违约,公司因而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告状讼,要求莱士中国领取本金5亿元和以该本金为基数、以商定年利率6.4%为规范计较的利息,以及以该本金为基数、按日万分之五规范计较的违约金,直至所有款子领取完毕之日止;要求对莱士中国提供质押的上海莱士(股票代码:002252)4993万股股票折价或拍卖、变卖后所得价款优先受偿;要求黄凯、上海凯吉作为包管人承当连带归还义务。 


  2018年8月10日,莱士中国、深圳莱士凯吉投资征询有限公司、黄凯、上海凯吉、科瑞团体有限公司与公司完成息争,并与公司签署了《东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股票质押式回购买卖营业增补协定暨息争协定书》(以下简称“息争协定书”),将购回买卖日延至2019年1月3日,购回利率变换为12.8%,商定深圳莱士凯吉投资征询有限公司参加对莱士中邦本金、利息和违约金的领取;同日,科瑞团体有限公司与公司签署了《包管条约》,对涉诉债权提供连带义务包管。《息争协定书》签署后,莱士中国曾经向公司领取首笔本金300万元,诉讼费 127.09万元,状师费10万元;公司于2018年8月13日向吉林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撤诉。 


  停止2019年1月4日,莱士中国、深圳莱士凯吉投资征询有限公司、黄凯、上海凯吉、科瑞团体有限公司等五被告仅偿付局部告贷本金,未领取任何利息,因而形成基本违约。2019年1月28日,公司向莱士中国、深圳莱士凯吉投资征询有限公司、黄凯、上海凯吉、科瑞团体有限公司提告状讼,恳求法院判令上述五被告归还公司本金4.89亿元、利息及违约金。停止本申报表露日,本案尚未进行实体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