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商业新闻

拖欠薪资、数据造假,全民直播凉了?

时间:2018-11-08 10:57:04   作者:网络   来源:互联网   阅读:215   评论:0
内容摘要: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DT少年  来源:剁椒娱投(ylwanjia)  2015年底,直播兴起,一款主打游戏直播的平台横空出世。  成立之初便有头部主播入驻并和王思聪成立的熊猫直播进行了一些“撕逼”,也让这款名叫全民直播的平台也......

  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DT少年

  来源:剁椒娱投(ylwanjia)

  2015年底,直播兴起,一款主打游戏直播的平台横空出世。

  成立之初便有头部主播入驻并和王思聪成立的熊猫直播进行了一些“撕逼”,也让这款名叫全民直播的平台也迅速走进用户视野。

  不到一年时间,全民直播发展迅猛,拿下5亿融资,先后签下了小智、小漠、阿怡、帝师、UZI等知名主播,使其站稳游戏直播领域TOP5的地位。

  2016年在线直播人气主播盘点中,在TOP18位里,全民直播占据7席,成为最大赢家。

  然而这样一个大热的平台,却在不久前爆出了“拖欠薪资,老板跑路”的传闻。经过剁椒娱投(id:ylwanjia)的调查采访,发现全民的问题远比传闻水深。

  全民直播的背后,究竟隐藏了几道罗生门?

  

  当全民直播的两位员工得知自己即将失业时,心里似乎没有太多波澜。

  这个初秋的9月11日,张力权和周民如往常一样来到全民直播位于上海星峰企业园的写字楼上班,平时的工作很枯燥,但今天却有些许不同。

  早间技术部门例会,全民直播的CTO张云龙少有的来到的会议室主持,没有雷厉风行的交代任务,也没有嘈杂工作交流,沉默不久,张云龙留下一句话,“公司没钱了,大家赶紧去找工作吧。”

  整个技术部门并没有喧闹和哗然,对于这个结果他们早已有所察觉,只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突然。

  “8月份的工资还是分了两次才发放,直到国庆后才结清,9月份上社保时人事那边也通知按照最低基数缴纳。”张力权和周民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有的同事国庆节后去办的离职手续,但公司强制给考勤截止日算到9月30号 ,“CTO只交代了让大家主动离职,没有后续安排,也没说明9月份的薪资什么时候发放。按照国家劳动法规定,对于这种非过错裁员的员工应该有N+1的赔偿。”

  “技术部门好歹还有人出面,我们市场部连领导都没见着,仅仅凭着工作群里的一条通知就解散了。”全民直播负责市场的张新向剁主反映,“连个正式说明都没有,我们市场部的压力要比他们(技术)大多了。”

  相比公司技术,全民直播市场部的工作人员对于资金链断裂早有耳闻,事实上面对此前合作商的催款也一直是他们顶在财务面前,和对方打着哈哈。

  张新负责全民直播在应用商店、代理公司等第三方渠道做一些SEO、关键词等付费优化,“这些钱都没有给人家,包括还有一些分成。渠道方来给我们要钱,领导不批,我们也没有钱给他们。”

  全民直播的总部位于上海,员工约有200人左右。据不完全统计,直至十月底,绝大多数员工的薪资都还被拖欠着,数额在半个月到一个多月不等。

  李倩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不仅是上海,全民直播在北京、杭州和宿州还有几家子公司,这三家公司员工的工资目前也被拖欠着。

  “8月份起就开始大量裁员,劝退员工,且不给赔偿。hr威胁说要赔偿的话,等员工再入职新公司的时候做背调会给不好的评论,且离职证明给的离职原因会写上是因为员工工作能力或者试用期没过等等负面言论。”

  在此期间,全民直播法人和总裁王傲延一直没有露面,绝大多数员工对于这位领导得到的唯一回应只有QQ群组里的一句话,“大家工作付出的劳动成果一定会有相应的回报,只是这次事情比较突然。对大家有拖欠会尽快补发,希望内部同学不要在这个时候对外界传播负面。”

  不过而后也有员工私下找到王傲延催问薪资时,态度却与之前截然不同,“九月份都没来上班了,还催啥。”

  王傲延的说法,张力权和周民并不认同,“通知都是直到9月中旬才下来,从给到通知再到去找工作还耽误了很长时间,最起码应该保障我们工作期间的薪资。”他们透露,还有一部分同事一直工作到了月底。在离职通知下达后,技术部门还加班加点赶出了全民直播App的一版更新。

  剁椒娱投(id:ylwanjia)也试图去联系全民直播官方,但发文前未收到回复。

  内幕人士透露其实全民直播资金亏空早已持续许久,拖欠员工的薪资只占很小一部分。

  “(员工薪资)可能差不多两百多万就搞定了,真正的大头是在供应商和主播那里。”

  

  全民裁员风波前,除了市场部,压力最大的非运维莫属,特别是和平台主播直接对接的超管团队。

  “他们在裁员前人员流动就一直很大,多数人顶不住压力没干几个月就离职了。”

  事实上,全民拖欠主播薪资已经由来已久,跨度从几个月到一年多不等。而在全民内部,一个超管下面管理着多名主播,除了维护直播间日常外,还负责公司业务层面的对接。

  所以当主播薪资被拖欠后,第一时间找到的联系人也是超管,超管再去找公司财务,财务不批,主播再找,一来二去,超管崩溃的崩溃,离职的离职。

  小乐就是众多讨薪大军中的主播之一。

  自从2017年7月份和全民直播签约到8月份停播,整整一年时间,他只拿到了三个月工资,“而且就像挤牙膏一样,很久才发一次。”

  作为小主播,小乐和全民的签约模式为每月固定薪资和虚拟礼物分成。小乐透露,全民签约主播的方式主要是三种,第一种是头部主播采用年薪+分成的方式,签约时即支付30%左右,剩余按月结算;第二种是平台与公会签约,规则相对自由;而他属于第三种。

  然而,无论是以哪种签约方式加入全民的主播,都面临着欠薪的情况。

  曾经以龙珠LOL一哥加入全民的主播王稳健,就曾在今年8月底时坦言,自己和全民签订的合约到期,但却拿不到工资,官方说必须续约才能拿到钱,目前已经被欠薪大半年。

  知名游戏主播徐老师也在微博爆料,去年加入全民两个月后就开始拖欠薪资,后来讨薪了一年多也没结果。

  剁椒娱投(id:ylwanjia)也联系到了一些签约到公会的主播,其中有一位表示因为全民平台迟迟不给公会结算,目前公会老板已经跑路,自己几个月的薪水也没了着落。

  另一位和全民签约的直播公会的员工透露,因为资金链断裂,目前他们公会已经转型去做了电商。

  小乐回忆,在全民直播但没薪资的那段时间简直煎熬,最基本的房租和伙食成本都无法满足,“我是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本来希望加入全民,进入主播行列后能够减轻家里的负担,没想到适得其反。”

  最艰难的时候,他是靠着直播间粉丝的接济,“陆陆续续借了差不多有几千块钱,在这个期间我也一直在讨要薪资。”但是除了更换了几个对接的超管,薪资却依然没有结果。

  一位全民主播微博爆料,自己加入全民半年多的时间,仅仅支付了前两个月的工资。在讨要无望后,双方曾协商所有钱全民扣一半后,打款给主播,同时解约平台。但是协商之后却又没了消息。

  后来由于这位主播的父亲身体原因住进了ICU病房,急需用钱,被逼无奈才在微博讨薪。然而全民方面并未做出任何回应,也没有解决问题,反而一拖再拖。

  

  真正让全民主播和员工恐慌的事发生在10月底。

  这一天有回全民上海公司办理离职手续的员工发现,整个办公区域已经被搬空。疑似跑路的言论此起彼伏,全民员工也在惊慌中成立维权群去申请劳动仲裁,有的员工甚至将全民起诉到了法院。

  更惊慌的是那些主播和公会,他们有些人直接赶到了上海,带着喇叭去在全民办公区喊了几天,实在找不到人后,把区域内仅剩下的东西也都搬走了。

  全民还未关停,起码官网和App还能正常运行,只是寥寥无几的直播间和弹幕,注定了它早已难续辉煌。

  “听说目前全民直播还保留着十几个人的团队,办公地址也搬到了一个比较破败的地方。”李倩透露,“不过有同事曾向HR询问搬家后的地址和电话,HR回复你们随便去仲裁,是不会告诉你们新公司联系方式的。”

  公开资料显示,全民直播是一家涵盖游戏、娱乐、户外等多领域的综合性直播平台。

  2015年底上线至今,不断扩充领域,从单纯的各个热门游戏直播到全民星秀、电竞赛事直播、明星访谈再到户外直播等多元化直播内容,短时间内聚集了大批重量级主播入驻。先后签下小智、小漠、阿怡、帝师、巴图、徐老师、局长等知名主播。

  同时,平台邀请六小龄童、唐嫣、宋智孝、宋丹丹、彭于晏、成龙、洪金宝、郑钧、吴亦凡、黄致列、Twins、陈浩民、林子聪、汪东城等大咖做客直播间,直击《极限挑战2》、《全员加速中2》、《超级女声》等热门综艺发布会现场,创下400万同时在线人数新高。

  2016年9月,全民直播获A轮5亿元人民币融资。艾媒咨询《2016上半年中国在线直播市场研究报告》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在线直播人气主播盘点中,在TOP18中,全民直播占据7位,成为最大赢家。

  在直播火热时,全民直播迎风而上,一直站稳游戏直播top 5的行列。但谁也没想到仅仅两年时间,竟跌落崖底。

  就在去年获得A轮5亿融资后,全民直播总裁王傲延还高调表示将用新融资通过构建开放的直播生态圈,做资源的生产方和渠道的统筹方,为直播行业提供优质的主播及内容。

  事实上,A轮融资后,全民最大、最快一笔资金投入是光速收购了一家名叫“手印”的移动直播产品。

  彼时这款产品上架仅仅27天,对外宣称的DAU也不过10万。然而,全民收购手印耗资却高达3亿。

  这其中是否有利益输送,还不得而知。

  这款价值3亿的产品现状如何?剁主在下载体验后发现,首屏仅能刷到三个直播间,直播间内观看人数也只有区区百人而已。

  “说白了16年那会号称是直播一个元年,很多新兴的直播产品都出来了。手印直播是众多中小直播产品的一个,只能说一般,并没有做得很出色。”一位手印员工透露道。

  值得注意的是,手印背后的公司名为北京莜莜的猜想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背后的股东有两位,王傲延、潘长煌,在全民TV完成收购之后,潘长煌变成了全民TV的CEO,而王傲延则成为了全民TV的执行董事兼法人。

  而根据目前工商信息得知,全民TV的背后大股东是OMG俱乐部的老板候阁亭,而候阁亭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雏鹰农牧董事长之子。

  不过全民内部员工透露,候阁亭平时并不参与全民的内部管理。不少员工甚至表示并不人士候阁亭,“公司管理都是王傲延在负责”。

  作为大股东,候阁亭在全民危机时为何没有出手相救,原因暂且不知。

  不过根据公开资料显示,候阁亭布局的电竞之路并不顺利。以他旗下最著名的投资案例OMG举例,在2017年时OMG已遭遇入不敷出、资不抵债的境况。2016年营收1119.95万元,净利润为负2471.17万元;2017年上半年营收318.97万元,净利润为负1496.47万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净资产为负3542.54万元。

  

  王傲延应该不会忘记2017年的12月,那是他最风光的时候。

  那个月底全民直播年度盛典在上海隆重举行,除了平台内几百位人气主播外,全民还邀请到了袁成杰、汪苏泷、萧忆情Alex等一众明星大咖,甚至还和春秋航空包机,与全民直播打造国内首架“直播”主题航班。

  在裁员前夕,全民直播曾试图引进新一轮融资进行自救,甚至不惜疑似数据造假,但始终未获得资本青睐。

  李倩透露,今年5月份时,公司领导向她就表示正在进行新一轮融资,“事实上,不少人都听到这个消息了,有些运营人员甚至向主播明确表明等融资到账后就能结清之前的工资。”

  主播王稳健很意外的发现自己直播间从7月起人气突然暴涨,“不止是我,整个全民的主播人气都很高,说白了全民在融资,他们买假数据去骗资方。”

  一位技术部门的人员也透露,当时确实刷了一些录播性的视频用来冲开播量,“直到现在全民官网上还有很多录播视频。”

  小乐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在8月初的时候曾有全民运营人员找到他,表示后续可能有平台投资方联系他,希望他能在沟通的时候多流露一些对全民认可的态度。

  关于当时的数据是否有造假,还不能断言。不过我们能从侧面找到一些数据佐证。

  根据Alexa网站排名走势显示,从六月底到九月的过程中,全民直播的网站排名呈现直线上升趋势。而根据当时几个月的新闻咨询记录来看,相关于全民的热点消息并不多。

  另外,根据权威移动数据机构QuestMobile记录显示,在全民直播网站排名爆炸增长的同时,移动端的月活用户其实是在持续下降的。

  在用户减少的情况下网站排名上涨,这无疑是不合理的。

  剁椒娱投(id:ylwanjia)也询问了从事产品相关的工作人员,得到解释,Alexa是根据网站的点击量和浏览量进行排名的,这种排名只需要机器刷榜就可以。目前多数数据造假行为只会停留在机器刷量(播放量、浏览量),而不会去做移动月活数据,“网站刷量的话相对便宜也好操作,做移动月活数据的话价格太高了。”

  

  钱去哪了?

  全民直播虽然融资不顺,但事实上除了融资外,用户付费的虚拟礼物留存其实也是一笔可观的收入。

  王稳健在一次直播中爆料,全民的运营模式在于用仅有收入去稳定一些头部主播以及再去挖掘一些新主播。

  “头部主播带来影响力和关注度。新主播一般合约都在两三年,但基本上他们只支付一两个月的工资就不管了。剩下的钱与其说是拖欠,不如说压根就没打算给,反正之后拖欠的一些礼物分成也要高于他们之前支付的薪资。”一位主播透露。

  另外一名员工告诉剁椒娱投(id:ylwanjia),“(全民)8月份没有融成的话,9月份资金链立马断了。但是又听说一些员工说他其实内部还有一些钱,但这些钱是不是他作为跑路,或者是一些工作私用,这就不太清楚了。”

  这名员工还表示全民直播其实一直都是没有盈利,“电竞直播它的盈利性很差,主要还是靠里面的秀场类的直播来带进来一些收入流水。”

  这或许也是目前游戏类直播的现状。除了全民外,类似于头部的斗鱼、熊猫、虎牙等也不例外。

  作为游戏直播一哥,斗鱼曾在2017年上半年时宣布盈利,但具体的数字一直没有对外公布。不过后来有知名财经博主爆料,斗鱼其实并未盈利,在去年还亏损七个亿之多。

  虎牙上市后在公布的Q2季度报告中也显示净亏损高达3.212亿美元。结合之前熊猫直播资金断裂的传闻,不难得知,目前的游戏直播真的很难赚到钱。

  究其原因,盈利模式单一是其中一个原因。据了解,直播平台的收入来源主要分为四个部分:打赏分成、游戏联运、广告及会员增值服务,从已经上市的直播平台公布的财报数据来看,目前打赏分成是直播平台主要盈利模式。曾经电商和赛事竞猜也是直播平台的直接盈利模式,但效果不如前面。

  高昂的带宽成本也是阻碍游戏直播盈利的原因之一。相比于秀场直播,游戏直播通常需要较高的分辨率,对平台带宽造成负担。

  并且游戏直播的单个用户打赏付费率却远比不上秀场直播,流量、关注度、礼物打赏等基本都流入到了头部主播中。中小主播的房间几乎没人看,更别提刷礼物了。

  然而头部主播的吸金能力虽然惊人,但签约成本也高的吓人。据了解,前段时间某DNF的游戏主播签约斗鱼的费用高达令人乍舌1.3亿,相比一些影星明星的片酬也不遑多让。

  尤其是在前两年“千播大战”期间,各平台在资金到位的情况下为了数据不惜重金挖一些主播,更是把这股风潮炒到了尽头。

  但全民相比斗鱼没有腾讯爸爸,相比虎牙没有YY靠山,相比熊猫没有思聪金主,融不到钱就跑不出来,跑不出来就更难融到钱,长此以往,恶性循环……

  资本寒冬之下,这次是否还有白衣骑士帮助全民度过难关?



 江门市信息行业协会 版权所有 明日财经 明日经济网 中国经济信息联播网 传播现代经济信息 邮箱:3572477076@qq.com
  粤ICP备12084663号-1
Powered by OTCMS V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