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对外投资逆势向前位列全球第二,美国却跌出前二十
发布时间:2019-09-16 00:00 \\ 作者:未知 \\ 浏览次数:1661

原标题:中国对外投资逆势向前位列全球第二,美国却跌出前二十

在全球对外直接投资流出总额同比减少29%,连续3年下滑的大环境下,中国依然跑赢了大多数国家。

根据商务部等部门近日联合发布的《2018年度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公报》(下称《公报》),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1430.4亿美元,同比下降9.6%,略低于日本(1431.6亿美元),成为第二大对外投资国;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达1.98万亿美元,是2002年末存量的66.3倍,在全球分国家地区的对外直接投资存量排名由第25位升至第3位,仅次于美国和荷兰。

与此同时,全球的对外投资排位也在发生改变。联合国贸发会议《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指出,2018年,美国跨国公司的大规模资金回流使美国对外投资出现负的净流出,导致美国未能进入全球20大对外投资经济体名单。但欧洲跨国公司的对外投资增长了11%,法国成为第三大投资来源国,2018年对外投资超过1000亿美元。

市场的分析表明,全球地缘政治与政治议题正导致更多的监管干预,不仅影响商业信心,也使得投资人对并购交易带有更复杂的预期。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司官员梁国勇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今年8月以后,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将是影响中国对外投资的一个重要因素。从企业的财务战略角度来说,倾向于加大投资力度,但监管方可能倾向于加强管控。

中国对外投资逆势向前

虽然中国对外直接投资连续两年下滑,但《公报》显示,中国在全球外国直接投资中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流量占全球比重连续3年超过一成,2018年占14.1%,较上年提升3个百分点;2018年底存量占6.4%,较上年提升0.5个百分点,皆创历史新高。从双向投资情况看,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与吸引外资基本持平。

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司司长詹晓宁对记者分析,2018年中国对外投资下降的主要原因包括全球投资政策环境不稳定,保护主义抬头,主要吸收外资国对外资准入的审查进一步加严,将一些大型的并购项目拒之门外。同时,中国加强了对外投资的有序管理。

《2019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18年,约55个国家和经济体出台了至少112项影响外国投资的政策措施。其中三分之二的措施仍致力于自由化、促进和便利新的投资,但还有34%的措施针对外资作出了新的限制或规定,这是自2003年以来最高的比例。它们主要反映了对关键基础设施、核心技术和其他敏感商业资产的外国所有权在国家安全方面的关切。

其中,针对国家安全问题,发达国家采取了一些新的措施。由于政府干预,2018年许多超过5000万美元的跨境并购均告失败。至少有22笔交易因监管或政治原因被冻结或撤销,为2017年的两倍。

但詹晓宁也表示,伴随中国企业的国际化、参与国际竞争、加强以绕过贸易壁垒为目的的出口导向型投资,并且有“一带一路”的推动,中国的对外投资仍将保持在较高水平。

《公报》称,2018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涵盖国民经济的18个行业大类,其中租赁和商务服务、金融、制造、批发零售等4行业投资占比超七成,流向信息传输、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电力生产、文化教育等领域的投资快速增长。租赁和商务服务、批发零售、金融、信息传输、制造和采矿等六大领域存量规模均超过千亿美元,总规模占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的84.6%。

今年以来,我国对外投资合作稳中有进。1~7月,我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3个国家和地区的4088家境外企业进行了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累计实现投资4329.2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3%。

同时,对外投资结构也持续优化。1~7月,对外投资主要流向租赁和商务服务、制造、批发和零售、采矿等领域,占比分别为30.7%、18%、10.1%和8.1%。其中流向制造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的对外投资分别同比增长11.4%和24.1%。

复杂政经局势影响全球并购走向

投资人关注的全球并购领域也迎来更复杂的局面。一方面,2018年下半年全球跨境并购交易出现增长,缓冲了美国税改导致的全球外国直接投资的下降;另一方面,包含全球内部并购的总体并购量却在下滑。

《2019年世界投资报告》显示,2018年,受美国跨国公司海外子公司的推动,全年跨境并购额增长了18%。但多个市场机构提供给第一财经记者的并购报告显示,并购交易量在2018年下半年有所下降,并在今年延续了这一趋势。

英国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给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全球并购额同比下滑12%,并购数量下降16%,政治和经济议题正影响企业的信心。

分区域来看,上半年,美国地区的交易额上升了19%,达到1万亿美元,占全球并购额的55%,这主要是由美国国内大额并购推动的;西欧的并购额同比下降57%,占全球并购额的14%,持续下降的趋势在2018年下半年已有明显表现;此外,除去大中华区的亚太地区下滑了21%,大中华区下滑31%,占比均约为9%。

英国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公司部全球联合负责人迪克·米厄斯表示,对于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带来的负面预期正对并购交易产生影响。尽管如此,大量证据显示交易方还是会关注基本面和交易对象来调整并购策略。只是政治议题导致更多的监管干预,使得交易带有更复杂的预期。

富尔德律师事务所提供给第一财经记者的《并购市场观点透视》报告表明,今年的并购大多是发生在各个国家内的交易,且在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今年二季度跨境交易数量创了2013年以来最低。波动的股票市场使交易难以定价。

从政策面来看,除了特朗普政府对于外资加强审查,欧洲监管的变化趋势也值得关注。自2017年初以来,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英国等都收紧了外商投资监管,或从严修订现行规定,或出台新规。如今不少欧洲国家击退外资收购意向的能力有所增强,但培养地区性龙头企业的难度也在加大。

今年2月,欧盟委员会正式宣布,禁止德国西门子与法国阿尔斯通两家企业的交通业务部门实施合并,理由是这一合并会构成垄断、不利于市场竞争。这引发了德法的不满。

2月19日,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和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勒梅尔在柏林举行会谈后,就一项欧洲产业政策联合计划达成一致,这项政策旨在支持本土企业与外国对手展开竞争,并更好地保护关键技术不被海外收购。他们呼吁加大对创新技术的投资,并彻底改革欧盟的竞争规则。

在长达五页的战略文件中,法国和德国提议赋予代表欧盟各国政府的欧洲理事会在某些“明确界定的案件”中推翻欧盟委员会某些反垄断决定的权力。

但不少欧盟成员国认为这一建议是壮大法国和德国的龙头企业,而非整体欧盟的龙头企业,所以圈内人士并不认为很快会出现广泛的变化,一般的推断依然是并购管制将独立于政治影响力。

最新人事动向也让德法施加的压力有所缓解。当地时间9月10日,欧盟委员会候任主席乌尔苏拉·冯德莱恩任命新的财经团队官员,其中被称为“硅谷最大敌人”的欧盟竞争委员会专员玛格丽特·维斯塔格被任命为欧盟委员会分管数字事务的副主席。

维斯塔格是上一届欧盟委员会最引人注目的委员之一,使欧盟成为世界上最令人望而生畏的反垄断监管机构。在她任上,欧盟对苹果和谷歌等美国科技巨头开出了巨额罚单。如今她不仅将继续维持其原有职位,还将主要负责欧盟数字事务方面的监管工作,具体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创新及网络安全等相关事务。这引起了科技巨头们的热烈讨论。

尽管有阻力,但依然有两个较为积极的领域。英国安理国际律师事务所的报告显示,金融服务在多年的不景气之后重新活跃,交易额上升超过7%,达到20年来新高。该律师事务所伦敦合伙人威尔·特纳(Will Samengo-Turner)对记者表示,大多数银行意识到,如果要实现金融科技的雄心,必须大力投资。传统机构不再阻止新来者,新旧金融机构逐步开始合作。

另一个受到投资者关注的领域是矿业。虽然其在交易额上有所下降,但大宗商品价格稳步上涨,且围绕着稀土等特殊矿产的交易活动活跃度在增加。

责编:杨小刚

此内容为第一财经原创,著作权归第一财经所有。未经第一财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第一财经保留追究侵权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如需获得授权请联系第一财经版权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